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武汉塑料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 主页 > 房产 > 趋势 >

案件事实说明

时间:2019-03-04 01:1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武汉塑料工业 点击:
关于我与彭向阳租赁合同纠纷案件事实的 情 况 说 明 尊敬的各位领导: 我叫刘兆铭,男,1960年2月17日出生,汉族,户籍所在地:冷水江市渣渡镇和平村一组026号,

  关于我与彭向阳租赁合同纠纷案件事实的

  情 况 说 明

  尊敬的各位领导:
  我叫刘兆铭,男,1960年2月17日出生,汉族,户籍所在地:冷水江市渣渡镇和平村一组026号,现住娄底五江建材城,身份证号码432502196002175410,联系电话:15197804328。现将我租赁彭向阳门面的相关情况汇报如下:
  一、彭向阳采取欺骗手段签订不公平的套路合同。2009年3月1日,我租赁彭向阳位于娄底市五江建材城A05栋门面经营建材,双方谈妥了租期为五年,房屋面积200平米,租价为40元/月/平米,交租方式每半年一预交,即先交半年,半年到期时交下半年房租。彭向阳要我先交押金一万元,等我做好装修方案、办好相关手续后再来签订合同,交清半年房租就可入驻。待我办好这些手续后找他签订合同时,他拿出来一份打了5页纸的格式合同(见咐件二:5号)要我签字。我一看内容,大出所料,远远超出和改变了之前谈好的条款。如:第三条第4项“租金支付方式每半年提前30天一次付清”;第五条第1、4、5项“该房屋及所有设施的维修均由乙方负责;房屋的转闸门、防盗门、玻璃门隔墙及所有装修都由乙方负责费用自理;租赁期满乙方所有固定装修无偿归甲方所有,乙方不得折除和破坏”;第七条第1、3项“乙方未按时交租逾期达10天解除合同”;第八条第1、3项“乙方不按时交纳房租或押金逾期达10天以上的,乙方应桉合同前三年租金总额的10%向甲方支付违约金”。对于这些严重背离合同法公平原则的格式合同条款,我当即提出了抗议。要求重新打印合同。那时彭向阳却解释说:“他在五江有好几个门面,以前都是这样写的,有些条款是不会按这合同来的,例如提前一个月预交下半年房租的意思是要为了提醒你提前准备租金,怕你到时一下拿不出这么多钱。违约金这一条,也只针对那些恶意赖帐不还的人才用的”。当时就交租时间双方协商口头变更为:在上期租金到期日的前后半个月内交下半年房租。如果万一有困难在半月内还交不请时还可以打电话说明再延长些时间。当我要求彭向阳改写合同时,他又说:“写合同只是一种形式,改不改没关系的,我自己也是做生意的,你尽管放心”。因为我已经交了一万元定金在他手上了,又见他这么一说,想到我这一生,从来没欠过帐,也没有亏欠过别人,我是一个就算饿死也不愿欠人钱的人,只要我不欠他钱,他合同条款写得再苛刻、狠毒,对我来说也无关紧要。于是也就相信了他说的,签了这份合同。在这五年的合同期内我依照与彭向阳口头变更的“到期日前后半月内的交租时间”交纳了全部房租,未拖欠分文(见咐件二:6/7号),没有给其发难的借口。
  在这个五年合同即将到期的2013年11月,我因应厂家要求店面升级,想另寻门面重新装修,因而在合同到期前三个月就主动找彭向阳商谈退租事宜。彭向阳得知我的想法后,一方面立即叫来帮手,首先是极力地巧言劝说我继续留下来,然后威胁我说湘中陶瓷城也是他们开发运作的,虽然目前租金只有20元/月/平米,但那是个新市场,到明年租金会比五江更高。同时还说娄底所有的建材市场的门面都掌握在他们手上,包括大汉精品建材城、湘中陶瓷城、湘中灯饰城、新世界建材城等市场门面都是他们在炒作招商。不管我去哪都要经过他们的手。另一方面,为诱使我上钩,又假意降租,同意租金从原来的60元/月/平米降到50元/月/平米,且只逐年递增5%。我在受其胁迫和利诱之下同意继续留下来装修。双方谈妥相关事宜后,当我要求签订租赁合同时,彭向阳又说今天还有事情,过二天再来补签合同。并欺骗我说我如要装修的话可以先装,租金按谈好的50元计算。之后,我多次打电话要他安排时间签订合同,他每次都是以出差在外为由推脱。一直拖到2014年2月26日我的装修快完工时,彭向阳才打电话要我去签合同。见面后才发觉彭向阳又是和五年前一样的套路,拿出了一份和前次一样的格式合同(见咐件二:4号),,而且先前谈好的房租价格按50元/月/平米计算,合同上又改为60元/月/平米了,同样是提前一个月预交下半年房租,却还增加每延迟一天支付应付金额2%的违约金,延迟10天支付三年总额15%的违约金,并立即搬走的条款。违约金条款比前次的更加苛刻。看到这合同,那种被胁迫、被绑架的感觉油然而生。我只觉血冲脑门,又如梗在喉,久久说不出话来。彭向阳见我不说话又解释说:“之前谈好的房租改为60元/月/平米是因为他老婆不同意,交租时间和违约金的操作方式还是和前次的合同是一样的,不用担心的”。那时,我60多万元的资金全都投入装修上无法拿回,没有了退路。我诚实守信、本分老实,没有想到彭向阳会以此合同来诈骗、陷害我,只是天真地认为他是为了多收我10/月/平米的房租。现在看来彭向阳把5年前已通过口头变更,且从没执行的合同条款,再次加码写入第二次的合同,其诈骗目的显而易见。彭向阳为使其阴谋不被我识破又口头承诺交租时间还是和前五年的一样,用以麻痹我。但其实他已经给我挖了一个深深的坑,想要埋了我。
  二、彭向阳动用打手,暴力加租。在2012年3月初,第一次合同的第四年上半年要交租时,那年合同约定的交租标准是随行情调整。那时彭向阳突然带了二个不明身份的人,气势汹汹的来到店里。进来就开门见山:“今天是来宣布今年交租的事,1.今年房租要按70元/月/平;2.租房面积要按219.18平方计算”。睛天劈雳!我人都差点是晕了过去,冷静片刻后,我清楚他这架式是有备而来。为了避免与之发生冲突,我找出之前的合同来,与之平静地理论说:“这合同明确约定三年后的交租不再递增,按行情、周围门面房租平均价适当调整。而当时我周围的房租都在48-50元/月/平左右。凭什么一下就要涨20多元/月/平?这时彭向阳示意后,那二个打手咬牙切齿的说:“你别这么多废话,你做得就做,做不得就滚!”并快步上前,想要打我。我见势不妙,连忙逃离。我刚躲过了他们的追打后。又听到“嘭”的一声,玻璃碎片散落一地的声音——我一张价值两千多元的钢化玻璃谈判桌被砸碎。他这种行为完全是欺行霸市、强买强卖,欺压百姓。他带人来砸店,还要打人的事实是有目击证人的,当时有好几个邻店老板亲眼目睹。而且之前在法庭上我也说了这件事,那时彭向阳辩称那桌子不是砸烂的,而是拍烂的,说他当时还赔了500元钱的(有一审法庭笔录可以证明)。彭向阳赔偿500元钱是事实,但其不顾已签订的合同约定,无故要求增加租金,面积也要从原合同约定的200平米增加到219.18平米(交租明细表上有明显加租、加面积的痕迹见咐件二:7号),无理要求我多支付租金,我拒绝其无理要求,彭向阳便指使打手冲到控告人面前,威胁我,砸烂我店中价值两千多元的玻璃桌,并蛮横驱赶我搬出房屋,以达到强行收租的目的。砸烂桌子后离开时,还放出狠话:”三天内不按宣布的标准交清房租立即搬走。”过了十多天后,见相邻门面都没涨价,他担心加到70元/月/平方的目的难已实现,于是又叫人过来和解,要求各让一步。最终是我做出牺牲,同意房租超出合同约定的市场行情6元多,按55元/月/平的标准计算,面积原由合同约定的200平方加到219.18平方,其砸烂价值两千多元的玻璃桌子也只赔偿五百元就了事了。
  三、利用市场降租机会,巧妙设计欠租假象,实施诈骗行为。2015年,在娄底融资风暴的冲击下,市场形势发生巨变,五江建材城的商户普遍难以生存。在五江建材城房东纷纷下调租金的情况下,2015年3月我也向彭向阳提出请求降低租金。彭向阳为欺骗我提前预交房租,承诺只要我先预交了上半年的租金,等其了解后,同意按其他房东的标准降低租金。且同意到时再扣除多交的房租。我再一次相信了彭向阳,先按63元/月/平米的标准预交了第二年上半年的租金(见咐件二:10号)。后来在五江建材城其他铺面的房租普降50%以上的情况下,虽经商会会长李文革调解,彭向阳仍仅只同意第二年、第三年的租金都按52元/月/平方计算(见咐件二:9号)。调解降租后,我前期就多预交了部分租金给彭向阳。当我要求退还上半年多交的房租或者扣减下半年房租时,彭向阳主动提出:多交的款项折抵二个月租金。因而原本2015年9月要交的房租也就推迟了两个月。到2015年11月23日,彭向阳才来按调低后标准预收了2015年11月8日至2016年5月8日的租金,合计68328元(见咐件二:10号)。
  2016年3月,彭向阳来到我店里,问房租准备了没有?我答复说:按调解后的约定,房租已交到了5月份,5月份之后的房租到时我会按时交的。彭向阳听后也并没有提出异议,只是说不要超过5月要交清。我也爽快地向其承诺并保证在4月30日前后交清。同时也向其提出请求,希望他能根据五江其他房东都大幅降租的市场行情给再降点房租,让我能渡过当前这个难关。彭向阳也承诺只要我早点把房租准备了,降租的事可以再谈。之后的一个多月里,我一直在努力地找朋友借钱准备交房租。4月中旬左右,彭向阳还到了我店里,找我要了我的身份证,说是他去银行贷款要承租人的身份证明。因我从未料想他会以此来污告诈骗我,我也就爽快地把我的身份证给他拍了照。他起诉时向法院提交我的身份证照片(请求法院做当时彭提交法院的我身份证照片的打印时间鉴定),就是那时我给他的。当时我还对他说了,正在给他准备房租,到月底一定会交清的。他还安慰我说:“不急,慢慢凑”。我一直误认为彭向阳是因为没有按市场行情给我降租,因而大发慈悲给我减免了半个月的租金作为补偿,可万万没想到却是其经过精心策划、用心设计布下的欠租假象,使其诈骗行为披上合法的外衣,为下步实施诈骗,提起虚假诉讼制造借口的大阴谋。其预谋实施诈骗犯罪的动机非常明确。
  四、彭向阳利用套路合同,提起虚假诉讼。为诈骗我7万多元违约金和侵占我巨额财产。当我找朋友借到一张信用卡正准备去刷卡交纳2016年5月8日至11月8日的房租时,却于2016年4月28日意外收到了娄星区人民法院的应诉通知书和开庭传票。这时离我与彭向阳之前约定4月30日前交清房租的日期还差2天,离上期租金到期日前后半个月的最后交租日期还差23天,此时,我的租金已实际交到了2016年的5月8日。且当时我另外还有一万元的合同押金在他手上(见咐件二:7号),我并不欠其租金,也没有违约。这时彭向阳却以“原合同约定,被告应于2016年2月8日前支付2016年3月8日至9月7日的租金,可经多次催讨,被告却至今未付”为由请求法院判令解除合同;向其支付自2016年3月8日至交还房屋止的租金以及违约74624元(见咐件二:2号)。可彭向阳起诉所依据的租赁合同(第二份租赁合同,以下称《合同2》见咐件二:4号)是2009年3月1日所签租赁合同(第一份租赁合同,以下称《合同1》见咐件二5号)的续签,其所有条款包括之前的口头变更约定都是依照之前的《合同1》来的。7年来交租时间从未按合同执行,而一直是按变更后“前后半个月左右时间交租”的口头约定执行的(见咐件二:6/7号)。《合同2》约定的交租时间,实际上是彭向阳精心设计用来实施诈骗、虚假诉讼的工具。因而其起诉称“应于2月8日前交纳3月8日至9月7日租金”的事实都是虚假的,我在其起诉时并不欠其租金,我的租金早已交至2016年5月8日。彭向阳向法院起诉,申请财产保全(见咐件一:8号),查封我216.5平米的房屋(见咐件二:8号)和冻结银行存款,其起诉的根本目的不是为收回自己应得的房租,而是为诈骗我重复交租和承担七万多的违约金以及侵占我刚投入店面的60多万元的装修,霸占我的房屋。其不给我一家人留一分钱基本生活费,故意要我做不成生意、交不起房租,更是要我一家人的命啊。
  我是从来不欠过别人钱的,更没有丝毫要欠他房租的想法,事实上我也并没有欠他租金。我时刻牢记着降租后折抵二个月的约定,一直是念念不忘地准备着在5月8日前后给他交2016年5月8日至11月8日的房租。我有刚投入到店面上60多万元的装修,只要店子在开,那钱还是可以慢慢收回的,而且我仓库里最少还有20多万元的存货,只要店面在,那存货也是可慢慢变现的。我还有套200多平不曾抵押的住房,也没有一分钱的外债,我可以向银行抵押贷款,就可以继续经营,我不可能舍弃这60多万装修而赖账。但彭向阳清楚我当时的处境,我在2014年把所有的资金60多万元全部投入了店面装修,正好又遇上市场危机,他看准了这个机会,因而顿生妙招,借降租机会巧妙设计,人为地编造了一个可以蒙骗法官的欠租事实,并依据早已设计好的套路合同提起虚假诉讼,查封、冻结我全部资产,切断我一切流动资金来源,那时我就会做不了生意,也交不起房租,就算我没欠房租,不做生意,也要交租。且以他的势力,完全可以左右法官,无限拖延结案时间,不断累高空置门面的虚拟租金和违约金。因而也就可以要法院把我那房子抵作虚拟房租和违约金判归他所有。
  我租赁彭向阳门面7年,一直是严格地按照双方约定给其交纳租金,从未拖欠过一分钱。但彭向阳说一套做一套,背信弃义。7年来,我所交的房租比相邻地段的任何人都多。我200平的门面,自2009年3月8日至2016年3月8日,七年交了929262元(见咐件二:7号),平均每月每平米交了租金55.3元(29262.0/7/12/200=55.3元/月/平米)。范文松租用成建勇的门共计370平米,自2008年11月11日至2016年3月16日,七年零四个月合计交租1580232元(见咐件二:12号),平均每月每平米交租金48.5元(1580232/88/370=48.5元/月/平米)。李安平租用李小云和李才英门面共计546.84平米,自2008年6月13日至2016年6月12日,八年合计交租2021120元(见咐件二:11号),平均每月每平米交租38.5元(2021120/8/12/546.84=38.5元/月/平)。我和范文松比较七年共多交了114240元(55.3-48.5=6.8*200*7*12=114240元);我和李安平比较七年共多交了282240元(55.3-38.5=16.8*200*7*12=282240元)。但即使这样,彭向阳还是要致我于死地而后快。在一审法庭上审判长问彭向阳:“如果被告交清房租你是否愿意继续租赁房屋给他?”彭向阳果断回答:“不愿意”(见咐件二:13号)。在庭审结尾时,审判长再一次问:“你们双方是愿意进行调解?”。彭向阳还是坚绝地回答:“不愿意调解!(见咐件二:13号)”庭审后我又多次托人找彭向阳协商,但彭均拒绝。2017年3月,我托我们五江业委会的梁主任出面约他到味都洒店进行调解,他开始答应来,可后来他只是要他的律师来应付了一下,根本没有诚意,害我白贴了一桌饭。2017年4月10日左右,我冒雨骑电动车全身淋得透湿地赶到法院执行局参加游法官主持的调解。当时彭提出:2016年上半年的房租已经法院判决了的只能按判决交,下半年的同意少2元/月/平。后在游法官的调解下,彭答应上半年不变,下半年按当时市场较高标准45元/月/平。当时我认为,这样的调解结果实际是还没有减去上半年多判的2个月房租。但考虑不能这么再缰持着不做生意,自己已有一年没做生意损失了几十万,再这样下去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也就同意先借张信用卡交了上半年的房租,等解封房子后,向银行抵押贷款,恢复营业,交清下半年房租。双方达成了一致意见。当游法官准备写调解协议时,彭向阳却又不签协议,又说还要等他回家和老婆说一下再签。可这一等就是2个多月,等到2017年6月12日却只是等到一封《律师函》(见咐件二:15号),“责令我收到本函5日内搬离门面付清2016年3月8日起至搬出之日的房租”。我这时才意识到,彭向阳是在其虚假诉讼的诈骗阴谋被我识破后,想要赶尽杀绝。我知道他的意图后,决定舍弃60多万元的店面装修,于6月份搬离门面,并主动找到TATA木门的王总承租他的这个门面,且还将我砸锅卖铁所得仅有的3万元都交给了他(见咐件二:16号),目的是为了求他放过我一条生路。彭向阳同意只要我上半年房租按判决交清,下半年的房租就只交了这3万元算了。可他拿到我这3万元后,我要求去他那里刷信用卡付了上半年房租时,他又说这个先不要急,等他和法院说一下,再当法院的面交。彭向阳一再言而无信,故意拖延时间,不断累高被空置门面的虚拟房租,并采用之前同样的虚假事实于2017年8月22日向娄星区法院再次起诉(见咐件二:3号),进而达到霸占我那套住房的目的。
  尊敬的各位领导,彭向阳仗着自己是娄星区政协委员,有钱、有势(其名下有多处商用门面和住宅房产),后面又有很强大的保护伞罩着,他认为他的势力可以左右法律和法官,因而利用其采用欺骗、胁迫手段所签订的无效虚假合同,捏造事实,提起虚假诉讼,左右法官错误裁定(见咐件一:8号),冻结我银行帐户和查封我唯一的一套200多平的房产(见咐件二:8号),切断了我营业和生活所必需的一切资金来源,致使我名誉极大受损,无法向银行抵押贷款,也无法从其他方借到我生活和营业所必需的资金,停业三年没有做事,我经营了八年的品牌经销权被取消,投入60多万元的巨额装修付诸东流,直接的有形资产损失达200万元之巨(不含品牌信誉等无形资产损失)。彭向阳采取欺骗手段,设置套路,捏造事实,隐瞒真象,提起虚假诉讼(见咐件二:2号),以达到其诈骗、侵占我巨额财产的目的。其行为不仅严重扰乱了司法秩序,也严重损害了我的合法权益,属于扫黑除恶的打击范畴,并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虚假诉讼刑事案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第(七)项、第二条、第五条规定的虚假诉讼的情形,且根据该司法解释第三条第(一)、(二)、(六)项之规定,其行为属情节严重的情形,根据《刑法》第三百零七条之一的规定,应当以虚假诉讼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并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防范和制裁虚假诉讼的指导意见》(法发〔2016〕13号 )第12条的规定,由彭向阳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为伸张公义,保障善良公民不受不公正对待,不让恶魔危害社会,特向各位领导汇报,请求为民做主,惩恶扬善!

  说明人:刘兆铭
  2019年1月8日


  咐相关证据:咐件一:一审、再审判决、裁定书复印件各一份;
  咐件二:相关证据材料一卷。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