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武汉塑料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 主页 > 房产 > 趋势 >

监 督 申 请 书 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再审申请人):刘兆铭

时间:2019-03-04 01:0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武汉塑料工业 点击:
监 督 申 请 书 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再审申请人):刘兆铭,男,1960年2月17日出生,汉族,户籍所在地:冷水江市渣渡镇和平村一组,现住娄底五江建材

  监 督 申 请 书

  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再审申请人):刘兆铭,男,1960年2月17日出生,汉族,户籍所在地:冷水江市渣渡镇和平村一组,现住娄底五江建材城,身份证号码432502196002175410,联系电话:15197804328.
  申请人(一审被告、再审申请人):吴莲丽,女,1964年12月25日出生,汉族,户籍所在地及住址同上,身份证号码432502196412255421,系刘兆铭之妻。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再审被申请人):彭向阳,男,1973年5月22日出生,汉族,户籍所在地:娄底市娄星区长青办事处长青居委会1组,现住娄底山海翠园小区身份证号码430522197305227896,联系电话:13319689508。
  刘兆铭与彭向阳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湘13民终1263号判决(见咐件一:6号)。,已于2018年4月23日向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该院于2018年10月30日作出(2018)湘13民再50号判决(见咐件一:1号)。刘兆铭、吴莲丽不服娄底市娄星区人民法院(2017)湘1302民初2819号民事判决,已于2018年4月23日向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该院于2018年10月31日作出(2018)湘13民再49号判决,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九条、第二百条第(二)、(六)项之规定,提出监督申请。
  请 求 事 项
  两申请人不服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湘13民再50号判决((见咐件一:1号)和(2018)湘13民再49号判决(见咐件一:2号),请求贵院依法就上述判决提请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并监督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审本案,撤销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湘13民再50号判决和(2018)湘13民再49号判决,改判驳回彭向阳的全部诉讼请求,由其承担本案一、二、再审全部诉讼费用。
  事 实 和 理 由:
  一、原审认定申诉人拖欠彭向阳的租金,判令申诉人支付租金系认定事实错误。申诉人在彭向阳于2016年4月28日向娄底市娄星区人民法院起诉时并没有拖欠租金,彭向阳要求申诉人支付自2016年3月8日起至交还房屋之日止的租金的诉讼请求不应支持。
  1.申诉人与彭向阳于2014年2月26日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以下简称《合同2》见咐件二,4号),的租赁期限为三年,自2014年3月8日起至2017年3月7日止。很明显,租赁合同第二、三年的起止时间为2015年3月8日至2017年3月7日。根据租赁合同的约定,租金为每平方米60元/月,第二年开始租金在前一年基础上逐年递增百分之五。即第二年租金为63元/月/平方米。申诉人于2015年3月7日按变更前的63元/月/平方米的标准预交了82850元的租金(见咐件二:10号),但2015年9月,申诉人与彭向阳在商会会长李文革的调解下,就租金标准达成了新的合意,即:第二年、第三年的租金都按52元/月/平方米计算(见咐件二:9号)。该事实原审已经查明并确认。因而,申诉人实际上已多交了租金14466元(计算公式为:82850-219.18*52*6=14466)。对于该多支付的租金,刘兆铭与彭向阳已达成了口头协议,即:多支付的租金折抵两个月租金,而事实上彭向阳也是遵守该约定,没有按照之前的交易习惯于2015年9月8日前后收取,而是到11月23日才来收取下半年的租金(见咐件二:10号)。上述约定与彭向阳违反交易习惯未提前收取租金的实际行为相互印证,应予认定。
  2.彭向阳否认折抵两个月租金的辩解不能成立。
  彭向阳为达到侵吞申诉人多预交的2个月租金的目的,不仅在原诉讼中一直声称调解前已交纳的租金按原标准63元/月/平方米执行,调解后的才按52元/月/平方米计算,但该辩解既与调解意见不符,也与合同约定的时间相左,更与其实际行为相悖。因而,彭向阳否认折抵两个月租金的辩解不能成立。
  3.彭向阳起诉时,申诉人并没有支付租金的义务。
  多预交的14466元折抵两个月租金后,彭向阳又于2015年11月23日向申诉人收取了半年的租金68328元。据此,申诉人的租金已经交到了2016年5月8日。因而,按照之前约定成俗的交租习惯(见咐件二:6/7号),申诉人第三年上半年的房租应在2016年5月23日前交清。彭向阳于2016年4月28日起诉要求支付自2016年3月8日起至交付房屋之日止的租金的诉讼主张没有事实根据,应当驳回。原一、二审判决(见咐件一:6/7号)支持彭向阳诉讼请求所依据的是不核减多预交的14466元租金,再审判决否定了不核减的做法,确认了该多交的14466元租金予以扣除,但却忽视了2009年3月1日签订第一份《合同》(以下简称《合同1》见咐件二:5号)时,就交租时间和违约金条款进行了变更,七年来约定成俗的交租习惯都是按变更约定的:上期房租到期日的前后半个月内收取的(见咐件二:6/7号)。上述多交款项折抵二个月后。申请人在彭向阳起诉时并没有拖欠租金的事实,更没有违约。其起诉明显是,隐瞒真象,以捏造事实、为达到诈骗申请人7万多元违约金(见咐件二:2号),而提起的虚假诉讼。再审判决申请人支付租金,是错误的。
  二、申诉人并不欠租,(2018)湘13民再50号判决依据《合同法》的规定判决申诉人支付租金53918元系适用法律不当。
  如上所述,申诉人在彭向阳起诉时并不拖欠租金。相反,申诉人提前预交了租金,并且签订租赁合同时尚有10000元保证金在彭向阳处。再审判决适用《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二条、第二百二十六条的前提不存在,判决申诉人支付租金53918元系适用法律不当。
  三、(2018)湘13民再49号判决认定本案债务为两申诉人共同债务缺乏依据。
  1.无论是2009年的《合同1》(见咐件二:5号),还是2014年的《合同2》(见咐件二:4号),与彭向阳签约的都是申诉人刘兆铭,申诉人吴莲丽并不是合同当事人。
  2.刘兆铭与吴莲丽虽为夫妻,但租赁门面经营均是刘兆铭负责的。吴莲丽仅在家中带孙子,洗衣做饭,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刘兆铭与吴莲丽共同经营该店铺,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经营该店铺的所得用于了家庭生活。再审判决认定本案债务为两申诉人共同债务缺乏依据。
  四、(2018)湘13民再审49号判决适用法律错误。
  吴莲丽并不是原审的适格当事人,原审判决吴莲丽支付租金、违约金、违约损失及物业、卫生费153580元缺乏法律依据。
  五、彭向阳2016年4月28日起诉的主要目的:只是为了得到申请人重复交纳已经清偿的3月8至5月8日的二个月房租和违约金74624元、以及解除合同、得到申请人60多万元的店面装修。根本不是为了收回申请人已经拖欠的房租。
  彭向阳于2016年4月28日依据原《合同2》(见咐件二:4号)称:“被告应在2016年2月8日前支付2016年3月8日至9月7日的租金”。并以:“经多次催讨,被告却至今未付”为由。诉求:“1.判令解除原《合同2》;2.要求被告支付自2016年3月8日起至交还房屋日止的租金给原告,并向原告支付违约金74624元;3诉讼费由被告承担(见咐件二:2号)”。上述所有起诉的依据和事实,都是其蓄谋编造的,可是事实并非如此:
  1、其起诉所依据的《合同2》是前《合同1》的续签合同,所有的条款和交租时间都是按照《合同1》来的。而且都是其利用欺骗手段签订的明显不公平的套路合同。如《合同2》:第三条第2款:“租金支付方式每半年提前30天一次付清,延期一天支违约金2%;超过10天解除合同”;第五条第1款:“该房屋及所有设施的维修均由乙方负责”;第4款:“房屋的转闸门、防盗门、玻璃门隔墙及所有装修都由乙方负责费用自理;第5款:租赁期满乙方所有固定装修无偿归甲方所有,乙方不得折除和破坏;第七条第2款3项“乙方未按时交租逾期达10天解除合同;第八条第1款3项“乙方不按时交纳房租逾期达10天,乙方应按合同前三年总额的15%向甲方支付违约金”。对于这种远离合同法公平原则的格式合同,申请人早在2009年3月1日签订《合同1》时就提出了抗议,那时被申请人却解释说:“有些条款是不会按这合同来的。提前一个月预交下半年房租的意思只是提醒你提前准备,怕你到时拿不出这么多钱。违约金这一条,也只针对那些恶意赖帐不还的人才用的”。当时双方就交租时间口头协商变更为:“在上期租金到期日的前后半个月内交下半年房租。”。当申请人要求改写合同时,被申请又说:“写合同只是一种形式,说了就算数,改不改没关系的,我自己也是做生意的,不会乱来的,你尽管放心”。因申请人已经交了一万元押金给被申请人了,见被申请人这么说,又想到自己从没欠过别人的帐,是个就是自己饿死也不欠人钱的人,只要我不欠他的租金,就算他的合同条款写得再苛刻、狠毒,对我来说也无关紧要。于是也就相信了他所说的,签了这份合同。在之后的七年里,申请人严格依照与被申请人当时口头变更的:“上期房租到期日前后半月内的交租时间”交纳了全部房租,未拖欠分文(见咐件,二:6/7号)。因此其所依据的合同是早已变更了的无效虚假合同;因而其诉称被告应于2016年2月8日支付3月8日至9月7日的租金的事实是也虚假的。
  彭向阳4月28日起诉时申请人并没有欠租的事实和交租的义务;上面已举证说明不再重复。
  3、彭向阳起诉前,我们虽然见过两次面,接过一次电话,但并不是如其所说的:“经其多次催讨,被告却至今未付”。
  2016年3月彭向阳来到我店里,问房租准备了没有?我答复说:按调解后的约定,房租已交到了5月份,5月份之后的房租到时我会按时交的。彭向阳听后也并没有提出异议,只是说不要超过5月要交清。我也爽快地向其承诺并保证在4月30日前后交清。同时还向其提出请求,希望他能根据五江其他房东都已大幅降租的市场行情,给再降点房租,让我能渡过当前这个难关。彭向阳也承诺只要我早点把房租准备了,降租的事可以再谈。之后的一个多月里,我一直在努力地找朋友借钱准备交房租。4月中旬彭向阳又到了我店里,要了我的身份证,说是他去银行贷款要承租人的身份证明。因我之前与他没有过任何争执和纠纷,心无亏欠。从未料想他会以此来污告诈骗我,我也就爽快地把我的身份证给他拍了照。他起诉时向法院提交我的身份证照片(请求法院做当时彭提交法院的我身份证照片的打印时间鉴定)就是那时我给他的。当时我还对他说了,正在给他准备房租,到月底一定会交清的。他还说了:“不急,慢慢凑”。在2016年4月28日起诉前彭向阳并没有向我多次催讨房租,只是要我准备房租和“不要急,慢慢凑”相反却是被申请人生怕我提前交了房租,而打乱了他的计划,因而两次来店里稳住我不要急着交租。彭向阳选择在离我们之前约定4月30日前交清房租的日期还差2天,离上期租金到期日前后半个月的最后交租日期还差23天,就一声不响的向法院起诉。其预谋实施诈骗犯罪的动机非常明确。
  在一审法庭上审判长问彭向阳:“如果被告交清房租你是否愿意继续租赁房屋给他?”彭向阳果断回答:“不愿意”(见咐件二:13号)。在庭审结尾时,审判长再一次问:“你们双方是否愿意进行调解?”。彭向阳还是坚定地回答:“不愿意调解!(见咐件二:13号)”庭审后我又多次托人找彭向阳协商,但其一概拒绝。(见咐件三:案件情况说明)
  被申请人依仗其有钱、有势、有靠山,操纵法院罔顾其起诉时申请人并未欠租的事实,违法裁定:错误地分别查封申请人131.49平方和85.35平方二层全部的房产,且在查封时就已经确定了查封期限为三年(2016年5月9日至2019年5月9日)(见咐件二:8号、见咐件一:8号)。冻结申请人所有银行帐户上仅有的1万多元钱的流动资金。枉法判决申请人重复交纳2016年3月8至5月8日房租(见咐件一:6/7号)。且故意拖延时间,一次又一次的依据同一虚假事实起诉((见咐件二:3号))。又操控法院,罔顾申请人在2017年7月已交的租金3万元的事实(见咐件二:16号),违法认定该3万元款项与本案无关(见咐件一:5号)。对于两个案件原一、二审的这三次错误的判决(见咐件一5/6/7号):,均被娄底中院的再审判决(2018)湘13民再49号和50号判决予以撤销(见咐件一:1/2号)。即使如此,(2018)湘13民再49号和50号判决依然存在错误。在执行中还操控执行局穷追猛打,为逼迫申请人交出被其查封的那套唯一的住房,以将申请人送进拘留所拘留15天和还要判刑相要胁。从以上每一步的阴险、毒辣、惨无人道的作案手段;明显可以看出其侵吞申请人巨额财产、残害申请人一家人性命的目的昭然若揭。
  其起诉申请人的两个案件是有明显动机,且经长远布局、精心策划,有环环相扣的实际行动和措施,并且有明确的目标,且造成申请人遭受无法挽回的财产损失达200万之巨和严重精神伤害的严重后果。其除应当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外,还应承担之后不能交租的法律责任。
  综上所述,再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且放任彭向阳,隐瞒真象、捏造事实、虚假诉讼,诈骗、侵占申诉人巨额财产的犯罪行为。错误查封申诉人全部资产的事实,致使申诉人不仅承担巨额损失,还直接导致申诉人无法经营,不能交租的后果。为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维护申诉人的合法权益,请求贵院依法支持申诉人的申诉请求。
  此致
  湖南省娄底市人民检察院





  申请人:刘兆铭、吴莲丽
  2019 年 1 月 8 日




  附件1:一审、二审、再审判决书、裁定书复印件各一份;
  咐件2:相关证据材料一卷。
  咐件3:案件相关事实说明、控告书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